在苏宁智能产品2019春季发布会上,通过剥离苏宁小店的交易

虎扑10月27日讯中超联赛第27轮江苏苏宁主场对阵山东鲁能进行到第49分钟,吴曦中路挑传,谢鹏飞头球吊射破门,苏宁1-0领先。

关注并标星:透镜公司研究

电商的三国,阿里、京东在IoT的整体布局已经跃然纸面,苏宁算是迟到了,然而,气势汹汹的苏宁,出手直接是两个王炸,炸懵了在座的各位看官和吃瓜群众。

(编辑:玄泉轩)

做有深度的公司研究,让资本市场更透明

3月27日,苏宁又发智能硬件新品了,同样又是一大波。

10bet 1

在苏宁智能产品2019春季发布会上,冰箱、洗衣机、扫地机器人、儿童故事机、智能耳机……,苏宁发布了十数款智能硬件新品,其实这也并非苏宁在智能产品上的第一波秀。

透镜公司研究原创图片/小伶

早在半年前,同样以智能硬件产品为主角的苏宁智能产品2018秋季发布会,苏宁曾为世人带来其第一波智能硬件产品,也是在这一年,苏宁要做智能硬件开始为众人所知。

苏宁易购为何要剥离苏宁小店控制权?仅仅只是为了甩掉财务负担那么简单?恐怕未必,张近东或许还有更深远的打算!

再加上近日的发布会,两场发布会,数十款智能硬件产品,几乎覆盖了智能家居大家电、小产品的所有热门单品。这样的两拨新品发布后,能为苏宁换来一张IoT或智能家居的超级VIP门票吗?

据透镜公司研究估算,除了34亿元的一次性巨额投资收益外,通过剥离苏宁小店的交易,苏宁易购不仅能“解放“出大约26亿元的自由资金,还能每年减少数亿元的合并报表亏损,同时也免去了其未来持续”烧钱“之苦,因此这起交易给苏宁易购带来的财务冲击波影响的确不容忽视。

两个世界,三度更名

但,更重要的是,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几乎就在剥离苏宁小店控制权的同时,苏宁易购还暗中给苏宁小店搭建好了VIE架构——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在为苏宁小店未来境外独立IPO铺路,而剥离“小店”资产的控制权引入新股东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对于苏宁易购来说,或许也正是出于同样的考量。

1990年,苏宁以卖空调起家,在当时,苏宁的全称为苏宁电器,这也是上一代人对苏宁留下的第一印象——家电零售商。此后,在苏宁两度更名后,才有了之后的苏宁云商。

剥离小店,苏宁确实甩掉财务包袱

然而,更多人记住的其实仍是在苏宁电器和苏宁云商中间这段时间里,苏宁的另一个名字——苏宁易购,这一名字也被苏宁的电商平台和线下门店沿用至今。可以说,苏宁易购代表了苏宁最辉煌的一段历史。

苏宁易购最近宣布,该公司已顺利完成了对酝酿已久的苏宁小店股权交易,大致交易脉络如下:苏宁易购以7.45亿元的价格,向旗下参股孙公司所间接控制的实体,出售了苏宁小店100%的股权;上述交易完成后,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对苏宁小店的最终持股比例由原来的100%降至35%——这一交易被市场普遍理解为: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踢出了上市公司合并报表,成功甩掉了一个大财务包袱,而苏宁小店则宛若苏宁易购上市公司的一枚弃子。

10bet 2

10bet,透镜公司研究认为,不可否认,单独从财务角度来看,剥离苏宁小店的控制权,对于母公司苏宁易购上市公司来说,确实相当于甩掉了一个巨大的财务包袱。

2005年,苏宁成立B2C业务部,正式将电子商务纳入到自己的业务范畴。值得注意的是,和苏宁前后脚进入国内电商这个江湖的还有当下另外两大电商巨头阿里(2003年有的淘宝)和京东(2004年有的京东商城)。

公开资料显示,苏宁小店一直处于业务孵化阶段,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前期为之投入了不少的资金,给上市公司带来了较大的财务压力,这个压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与阿里和京东不同的是,苏宁是从线下走到线上的,因而有线下模式的“包袱”,虽然起步不算晚,但是在之后整个电商时代,并没能像另外两家一样大刀阔斧和全盘压注。也是塞翁失马,正因没有甩掉这个“包袱”,为之后苏宁在下一阶段的快速成长埋下了伏笔。

一是,苏宁小店持续的资金投入,对母公司苏宁易购形成了长期大额的资金占用——根据最新公告,除了初始投入外,截至本次资产剥离实际交割日前,苏宁小店对母公司苏宁易购已形成了高达37.41亿元的巨额债务;

此外,关于苏宁第二次更名,据雷锋网了解,是在2009年,苏宁电器网上商城更名为苏宁易购,试运营一年后,2010年,苏宁易购正式对外发布。

二是,苏宁小店本身的运营亏损,给母公司苏宁易购上市公司的合并利润表带来了较大的压力——根据此前苏宁易购的公告,仅2018年的前七个月,苏宁小店的亏损额就达到了2.96亿元;随着此后苏宁小店张速度的加快,预计这一亏损仍会持续急剧扩大;

苏宁的IT基因:电商的倔强

10bet 3

而再往后,到后互联网时代,就是大家熟知的电商重回线下,诸如新零售概念盛行。2016年之后,阿里提出新零售,京东提出无界零售,苏宁也开始提智慧零售。

透镜公司研究原创图片/小伶

这样看来,苏宁似乎并没有IT基因,其实从苏宁自身业务来看,在2018年之前,苏宁主要仍为6大业务板块:苏宁易购、苏宁金融、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直至2018年1月,苏宁进行集团架构调整后,名称再度回归「苏宁易购」,与此同时,多出了两个业务板块:苏宁物流、苏宁科技。

通过这次交易,苏宁易购不仅成功收回了7.45亿元对苏宁小店的原始投资,更收回了对其37.41亿元的巨额债权,解除了长期以来的子公司大额资金占用问题——据透镜公司研究初步测算,在扣除本次交易过程中苏宁易购对苏宁小店上层架构新增的约18亿元人民币股权增资款后,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将有望通过此次资产剥离交易“解放”出大约26亿元的流动资金;

前者自不必多说,无论是作为零售领域的大哥大,还是电商领域的老玩家,物流已经成为整个商业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尤其在快递业务如此发达的中国。

同时,交易过后,苏宁小店将独立发展,苏宁易购不必再为其后续扩张持续投入更多资金,这相当于解除了苏宁易购未来的持续“烧钱”之苦,因此苏宁易购通过剥离苏宁小店,所实际“解放“出来的流动资金,应该远超26亿元这一表面数字;

至于科技领域,可能大家都太关注苏宁的电商和店面,忘记了原本算得上是零售/电商巨头的苏宁,在科技领域早些年就已有相关还是有些自己的家底:2013年10月,苏宁联合弘毅投资斥资4.2亿美元战略投资PPTV,收购后者约74%的股权,其中苏宁占到44%的股权,成为PPTV第一大股东,苏宁也得以借此进军网络视频领域;2013年11月,「苏宁美国研发中心暨硅谷研究院」在硅谷成立,此前苏宁已经在国内北京、南京设有研发中心,当时官方给出的硅谷研究院的定位是:苏宁硅谷研究院将着眼于融合线上线下O2O模式,聚焦于智能搜索、大数据、高性能计算等领域的前沿技术研究;2017年7月,苏宁在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开拓第一家苏宁零售云店,苏宁云及苏宁零售云也悄然上线。对于零售云店的热衷,苏宁几近疯狂,据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30日,苏宁零售云全国门店达1800家。

此外,本次交易过后,苏宁小店将被踢出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前者的大额亏损对于后者利润表的拖累也将就此解除,这将直接大幅减少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在主营业务方向上的亏损;

10bet 4

更为重要的是,根据苏宁易购的公告,本次剥离苏宁小店的交易,预计将令苏宁易购2019年产生34.28亿元的一次性账面利润,这一利润数据将在该公司即将发布的2019年中报中完整体现出来。

左为: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右为:柏洛阿图市长Greg
Scharff(二人共同视察新落成的苏宁硅谷研究院)